通威股份有限公司

客服热线:400 8080 888
每日经济新闻:27家光伏企业去年盈利超百亿 补贴金额占比较小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来源:通威   作者: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谢宏辰报道

“5·31”光伏新政引发的行业“震动”近日持续发酵。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因文件落款时间为5月31日,业界称为“5·31”新政)。该文件发布后,引起行业人士热议。


有业内人士称,光伏新政中,补贴退坡在行业预期之内,对行业影响还在其次,而对行业影响更大的其实是对指标规模的限制。


近年,光伏行业的经营情况如何,收到的补贴情况相应又如何?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A股光伏板块重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补贴收入情况。数据显示,近些年光伏板块的整体经营情况不错,而行业中收到补贴较多的企业,其补贴资金多被计入应收账款。


行业集中度提升

2013年至2016年,我国光伏产业链成本持续下降。2017年在补贴下调催化下,光伏行业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全年新增装机53GW,其中分布式装机19.4GW,占比接近40%,较2016年大幅度的提升。


2017年光伏产业链27家公司的经营情况,据光大证券的统计,27家相关公司在2017年全年总营收达到1807.3亿元,同比增长29.7%,净利润为130.3亿元,同比增长了30%。其中,ST海润2017年净利润为亏损24.7亿元,为整个产业链业绩最差的公司。


光大证券在其研报中称,今年一季度,光伏板块全部27家上市公司总营收达到374.2亿元,同比增长17.4%。据了解,光伏补贴主要补贴并网电价,资金补贴给光伏发电企业。目前,电站运营企业中既有大的国家发电集团,也有民营企业,但以民营企业为主,如协鑫集成(002506,SZ)、正泰电器(601877,SH)、东方日升(300118,SZ)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年报统计出去年收到光伏补贴额最大的5家企业,其中额度最大的是特变电工(600089,SH),补贴额约为7.6亿元。


特变电工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孙公司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设的部分项目公司为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在列入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后,与国家电网公司签订协议的上网电量均可获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不过,上述7.6亿元补贴资金计入了特变电工的应收账款,其余4家公司也存在补贴款计入应收账款的现象。


统计数据显示,上述5家公司收到的补贴额与其光伏收入相比,占比不大,除特变电工以外,其余4家收到并网电价补贴的企业补贴额均不超7亿元,占企业光伏收入的比重均低于7.3%。


记者注意到,除光伏补贴外,光伏企业还存在其他类型的补贴。以太阳能为例,其2017年年报中政府补助项目包括风沙源治理补贴、农业物联网系统补贴、大棚建设补贴、就业补贴、稳岗补贴等。不过,从政府补贴的绝对金额来看,光伏企业收到的补贴并不多。


综合26家光伏企业2015~2017年政府补助数据来分析(数据来源:wind),只有特变电工一家企业在这3年的补贴均超过1亿元,分别为4.2亿元、3.1亿元和2.6亿元。不过,特变电工在上述3年的营业收入分别达375亿元、401亿元和383亿元,归属于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9亿元、22亿元和22亿元,因此补贴金额并不是特变电工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除特变电工外,只有正泰电器和协鑫集成在2017年收到政府补助超过1亿元,其余企业在2015~2017年收到政府补助均不超1亿元。


业内:指标比价格更重要

根据相关规定,目前并网光伏发电企业的售电收入包括两部分,即脱硫标杆电价和电价补贴。光伏电站实现并网发电后,脱硫标杆电价部分由电网公司直接支付,但电价补贴部分则需要上报财政部,由财政部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补贴企业目录,从可再生能源基金中拨付。可再生能源基金来源于工商业用户支付的每度电里包含的可再生能源附加费。


太阳能(000591,SZ)2017年年报显示,其期末应收账款较期初增加17.72%,主要原因为投产电站增加,第六批可再生能源补贴尚未结算完毕,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尚未结算。


对此,太阳能在其年报中表示,光伏市场规模快速扩大和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不足,补贴资金缺口明显,多数光伏发电项目难以及时获得补贴,增加了全产业链资金成本,特别是光伏企业以民营企业居多且业务单一,融资能力较弱,市场波动易导致行业风险快速集聚,若这种情况得不到改善,将会影响发电企业的现金流,进而对实际的投资效益产生不利影响。光伏补贴拖欠,将影响产业链正常运行。


光伏补贴不能及时到位、近年接连下调也成常态,有业内分析师称,此次下调并网电价在业内预期之中,而光伏新政中对行业影响更大的是限制产能规模,此次收缩产能规模,制造企业短期将面临出清压力。由于光伏产业链需靠下游光伏电站运营企业拉动,因此在产能被限制压力下,产业链上的企业都将受到影响。


中国最大光伏发电设计院、十一科技董事长赵振元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降补贴大家心里都有准备,而与降补贴相比更重要的是限制指标,因为即使光伏平价上网,如果没有指标也没用,因此“指标比价格更重要,价格也很重要”。

 
友情链接:状元彩票注册  杏彩彩票  幸运彩票开户  拉菲彩票开户  金誉彩票平台  M5彩票官网  天天彩票  金誉彩票开户  大无限彩票注册  幸运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